FANDOM


第一話  

白銀昴看著龍崎翔的目光絕對稱不上「友善」兩個字:「長話短說,找我什麼事?」

「⋯⋯你該回去了,妖神殿不能無主,還有⋯⋯。」他移開視線:「公會要我帶話給你,依然是『對不起』,然後希望你能收手⋯⋯回到未來界去⋯⋯。」

「呵⋯⋯。」白銀昴笑的比哭還讓人心疼:「有用嗎⋯⋯?」

對不起,好個對不起,以為這樣她就能回來嗎?

「⋯⋯我會回去,欠我的東西,一輩子都無法償還。」哪怕他回去他出生的那個時空。

擁有無法超越的力量有什麼用?

不老不死,不生不滅又有什麼羨慕的?

所謂的長生不老,只不過是生不如死罷了。

我回來了。

他無聲的呢喃,慢慢的走在這座原本屬於「她」的宮殿裡。

仿著皇宮建造的建築有樣學樣的雕刻著四神獸,不一樣的是上方點綴的羽毛鱗片都是自真正的神獸上討來的。

嗯,其實最奇怪的是流著傳說中帝王龍血脈的她還堅持要把矮她好幾階身分的青龍刻上去,用的卻是她的鱗片。

匾額上是金紫色的三個大字——妖神殿。

那是他握著她的手,一筆一畫帶著寫上去。

恍惚間彷彿回到過去,她的笑聲繚繞在耳邊。

殿堂內處處都有著她的痕跡。

只不過,再也沒有她——前代妖神——的身影。

———————————————————————————

白銀昴轉了幾個角,來到一面牆邊,熟練的捏起手訣,

牆消失無蹤,轉而變成樓梯。

他順著樓梯走下黑暗的密室。

不,並非完全黑暗。

小小的四角形密室中央散著微弱的光芒。

藍色的六角形巨大晶體靜靜的佇立著,佔走密室一半以上的空間,替這黑暗添上一絲色彩。

藍色的中央是一抹白。

晶體內是一名女子。

白色的睫毛宛如蝴蝶輕輕的覆在臉上,淡色的唇勾著淡淡的笑容。

傾國傾城的容貌雖是笑著,溢出的卻是哀傷。

銀色的長髮光芒點點。

就像她只是沉睡,而非死亡。

可惜,無論再怎樣的神通廣大,殘缺不全的靈魂除非拼湊完整,否則都無法喚醒那雙琥珀般的雙眼。

哪怕在白銀昴近千年的努力,如今卻還有一魂還未找到。

「⋯⋯小羽,我回來了。」

白銀昴額頭輕抵在藍色晶體上,似乎這樣就能感覺得到她的體溫。

「妳真貪睡,都已經睡了一千年還不想醒來嗎?」

「真是的,沒有妳來鬧我我都覺得渾身不對勁了。」

「最近又發生了很多事,依然有人覺得當年是我們的錯。」

「不過,我都將他們教訓了一頓,妳沒看見他們的表情真可惜。」

「我替妳保管妖神的身分已經一千年了,妳什麼時候才想要回來這個位置啊?」

「外面的人都說妳已經死了,但我知道妳只是睡著了,對不對?」

「快起來吧,我做了妳最喜歡的櫻花餅和桂花糕,在不起來我就把它通通吃了,半塊都不留給妳。」

「我們不是還約好了要一起回去未來界買妳最愛的蛋糕回來?」

「小羽⋯⋯快起來吧⋯⋯我快無聊死了⋯⋯。」

「小羽⋯⋯。」

「我好想妳⋯⋯。」

淚水順著臉頰滑落。

武裝著的脆弱內心,卸下鎧甲之後是還未結痂,鮮血淋漓的傷口。

或許⋯⋯永遠都結不了痂,只能放任鮮血直流⋯⋯。

————————————————————————————————————

黑暗籠罩。

什麼時候睡著了?

他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夢境。

黑暗,毫無止境的黑暗。

呵呵,看來又掉入夢殿裡了。

他想起了某位陰陽師曾經嚴肅的叮囑過他掉入夢殿該如何出來的方法。

夢殿,夢與神明世界的交點。

他原本以為只有這樣。

卻沒想到傳說中的紅色燈籠竟然出現在眼前。

白銀昴眨眨眼,想起各個世界人們所說的那個「引路人」。

只不過完全超出他的預期太多了。

——吶,你迷路了嗎?

銀髮女子出現在他的面前。

白銀昴失神的望著她。

——這裡是夢境與神明所待之處間的裂縫,繼續待在這很危險,我帶你出去吧。

——只不過,你得說說你的故事給我聽。

他勾起笑容,淡淡的,充滿著各種情緒。

「我的故事可是很長的啊⋯⋯。」

一切一切,都得從千年前說起⋯⋯

————————————————————————————————————

這是一個由五大世界支撐起來的時空。

以非人類為主的守世界、冥界及獸界。

以人類為主的原世界與未來界。

冥界多為妖魔鬼怪,獸界多為神獸。

守世界則是最多種族居住在一起的世界,精靈,獸人,妖精....。

五個世界是可以互通的。

————————————————————————————————————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