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第二十二話 犬妖與白羽

星期五放學,教室內只剩下值日生的白羽和等她的白銀昴。

「還習慣上這邊的學校嗎?」他有一下沒一下的轉著筆,看著一邊寫教室日誌,一邊用尾巴整理電子黑板的白羽。

嗯,尾巴真是個好用的東西。

「還好....上的課有些無聊罷了,不過這兒挺熱鬧的,而且跟人類一起上學的好處就是沒人發現我們是妖怪,也就沒有像學院裡那樣的排擠。」她敲著桌子,隨口答。

「還是有那種傢伙....要不乾脆轉學?」白銀昴皺眉。

那群只不過血脈純正就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渣仔。

「現在不就轉了嗎?」闔上電子板,她在空中畫了幾筆,一道小型的傳送陣浮在空中,她將電子板放上去,轉頭說到:「寫完了,說好的巧克力。」她伸出手,俏皮可愛的模樣讓白銀昴露出溫柔的笑容:「一起去買吧。」

那是只屬於她,也只有她才看得到的笑容。

----------------------------------------------------------------------------------------------------------

「巧可力~」

「好好走路,等等跌倒妳就全沒得吃了。」看著她一路蹦蹦跳跳的,白銀昴真的十分擔心她跌倒。

「才不會呢。」雖然嘴上這麼回應,但她也不再跳來跳去,乖乖的走在他身邊。

白銀昴無奈的看了她一眼,換到的是她無辜又可愛的表情。

「賣萌可恥啊妳這傢伙。」失守的嘴角洩漏了他的心情,白羽開心的蹭蹭他:「昴昴笑起來最好看了。」

他點了點她的額頭,笑著說:「這附近開了家新的甜點店,要去吃嗎?」

「好~」

「很抱歉打斷了你們相處的時光,白銀殿下,公主殿下。」身後一道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

來著身穿長袖長褲,頭上鴨舌帽臉上口罩包的密不透風。

他定定的站在兩人面前,摘下口罩。

看到白羽表情一變,白銀昴雙眼散著殺氣盯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真是的......跟蹤多久了呢 ? 這不像是偶像的作風吧 ? 」他冷笑,一手摟著白羽,將她護著:「夕冰月,你在這裡做什麼?」

哪知,他只說:「白銀殿下,恕我失禮,我是來傳族中長老的話給公主殿下的。」

夕冰月拋下一句話,直接開傳送陣,一次瞬移帶走錯愕的白羽。

白銀昴連制止傳送陣啟動的時間都沒有。

大意了!!

「....那群混帳東西。」他的呢喃散在風中。

「對了,她說過,蟲子只要殺掉就沒事了....。」

嘴角勾起詭異到讓人發毛的危險笑容,他伸出手,輕輕的在空中虛點了一下,將結界佈在四周,雙眼散著寒光:「.....本王的人,豈是你們說帶走就帶走的....既然這樣,那就....全殺了。」

他的身影驟然拉長,數十條尾巴顯現出,藍色的眼眸變成豎瞳。

此時站在這兒的人,不在是一名國中生,而是一名身著古服,面如冠玉、玉樹臨風的長髮男子。

過於精緻的容貌使得他扭曲的笑容更加詭異。

「嗷———————。」

迴盪在整個世界的,是,來自他的命令。

無論是在何處流浪的野狗,溫馴的家犬,還是一切生活在這世上的犬科動物們,都在那一瞬間暴動了起來,回應著他。

「嗷————。」

「嗷嗚————。」

「嗷———。」

「殿下。」

兩道黑影出現在白銀昴面前。

他輕輕的在脖子上做了個抹的動作:「村正,村雨,讓犬妖一族那群要對羽兒不利的傢伙消失在世界上。」他瞇起眼,又補了句:「任何世界。」

———屬於吾的子民啊,將吾等真正的王找回來啊.......

----------------------------------------------------------------------------------------------------------

一陣藍光自一道昏暗的巷子內閃過。

兩道人影在身影一觸地就用肉眼無法看見的速度分開。

「嗚....。」夕冰月的左手插著一把匕首,艱難的閃過白羽另一把匕首的攻擊。

「夕冰月,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白羽冷冷的看著眼前把自己抓來的男人,就像方才的慌亂彷彿不曾存在過一樣:「別感覺自己隱藏的很好,我早就知道你是長老派來監視我的,不然你以為你能夠那麼輕鬆的進來凰鷹嗎?」

「公主,這是長老的命令,我也知道瞞不住您與白銀殿下。」他兩手一攤,無奈的說。

「他們叫你去幹嘛你就真幹嘛,呵呵。」白色的尾巴危險的晃了晃:「他們叫你去吃屎就去嗎?真是聽話的傀儡啊。」她嘲諷的說:「附帶一提,長話短說,你的時間不多了。」

「我不敢違抗命令,至少讓我能夠向長老交代。」他皺眉,不理會她的嘲諷。

眼前的人,雖然年齡比自己小,卻不是他惹的起的。

要不是被逼急了,他才不會使出這種手段。

天知道白銀昴那護短的瘋子為了她抓狂會對自己幹些什麼事,恐怕自己這顆頭....。

「....呵。」她冷笑,散漫的玩著頭髮。

沈默充斥在整條小巷。

無數雙眼緊緊盯著巷子,獸瞳裡是滿滿的警戒。

她是他們的王啊!

半晌,她打破沈默:「在他們眼中,我曾經只是個有著幾近無價的商品。而現在,他們想利用我,讓他替他們效力,因為治癒之炎乃是一級天賦中的極品,是吧?」

夕冰月不發一語,只是靜靜的聽。

「接下來的,就當成是交代吧。如果他們還執意要拆散我們的話,請他們拿出將天下蒼生作為賭注的膽子....」

「前一世的我做得到的事,這一世我也做得到。我與他,就像是刀與鞘,他是一把一出天下蒼生悲鳴的妖刀,我則是唯一一個鎮的住他的鞘,硬要用利益關係譬喻的話。」

她說罷,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反應不及的他一腳踹進傳送陣。

看著淡去的陣法,她靠著牆慢慢滑坐了下來,琥珀色的眼眸黯淡無光。

小時候的遭遇,就像是一場醒不來的惡夢。

還好,她精通琴棋書畫.....

還好,她逃了出來....

還好,她遇到了他,回到他身邊.....

外面幾近無聲,彷彿剛剛的狼嚎犬鳴只是幻聽。

輕微的腳步聲響起。

毛茸茸的大狗小狗們衝過來蹭著她,像是安慰,眼裡是滿滿的擔憂。

「被你聽到了呢.....。」看到來人,白羽苦笑。

白銀昴依然是二十出頭的俊美樣貌,一身簡單卻又不失華麗的古服將他帝王的氣息完美襯托出來。

他輕輕的將她抱在懷裡:「為什麼是刀與鞘?」

「......只有刀,才能讓鞘有存在的意義.....。」她將頭埋在他的頸窩,含糊的說。

「是嗎.....。」他垂下眼簾,

狗群散去。

一個眨眼,四周已不是方才的景象。

「這裡...?」

「我的空間。」

他在她耳邊呢喃:「沒事了,我會永遠護著妳的。」

她的身軀顫了一下,抬起頭剛要說些什麼,眼淚就先滑了下來。

「我....沒有要哭...停不下來...?」她慌亂的想擦掉淚水,眼淚卻越落越兇。

一想到要不是方才夕冰月被自己傷到而不得不提早結束陣法的運轉,自己八成又會被帶回去那種堪比地獄的地方...。

遇到那種事,再怎麼樣的堅強,她也只是個女孩子,不怕是不可能的。

「哭出來會比較舒服點,不想讓我看見的話,我閉上眼就是了...已經....沒事了....。」

已經,沒事了。

一句話,讓她一直極力壓抑的情緒爆發。

白羽發出一聲短促的哽咽,隨即抱住他放聲大哭。

白銀昴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心空空的,一抽一抽的疼。

如果那時...早點找到她的話.....。

----------------------------------------------------------------------------------------------------------

最近總覺得章節跳太快.....

由於小羽醬要參加學校的比賽,所以...

更新會變的很慢....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