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第二十三話 心結

距離那天犬科動物集體暴動的事件已經過了七天。

世界各地都在調查,可惜什麼發現都沒有。

只知道,有一聲響徹天際的狼嚎。

自星期日開始連續四天的演唱會無疑是非常的成功。

應該說,不成功的話,就不是那個凰鷹了。

「凰羽姐姐~~」

自從結交了凰鷹一行人,夏實三天兩頭就往他們那裡跑。

還附贈WBMA屁孩團的好友。

可奇怪的是,不管怎樣邀都邀不到白白二人組...啊不對,是白銀昴和白羽。

「小夏,今天凰羽不在喔,她跟龍風出去了。」蝶落櫻站在樓梯口,慵懶的說到。

「欸欸...我今天帶了巧克力的說...。」

「那就算她倒楣唄,我們幾個分食吧呵呵。」

--------------------------------------------------------------------------------------------

「阿嚏!」

白羽揉揉鼻子,趴在白銀昴懷裡:「誰在說我壞話?」

「妳感冒的機率比較大。」白銀昴摸摸她的頭,黑色的尾巴充當被子蓋在她身上,單手熟練的操作著遊戲機。

「哪隻妖怪會感冒啊!?」

白羽吐槽,白色的犬耳癟了下來。

白銀昴關掉遊戲機的畫面,雙手環著她。

與平常大致無異,她自然的就像是七天前的事不曾發生。

但賴在自己身上的時間變多了呢....。

是不願意面對呢....?還是....?

算了,她開心就好。

「你又要寫什麼遊戲的攻略了?」她好奇的直盯著關機狀態的螢幕瞧。

「惡鬼學院,一款破解看似是校園鬼故事,其實是兇殺命案的遊戲。」

白銀昴遞給她:「要玩嗎?」

「不要...我手很殘的說,而且你不是要寫攻略手冊嗎?」她搖搖頭,繼續賴在他懷裡:「如果其他人知道遊戲攻略排行榜第一的人其實是個樣貌好看到根本不像是宅男的非人類,不知做何感想?」

「這句話我就當成是稱讚收下了。」

「當然是稱讚啊。」琥珀般的眼睛笑彎了,原本就好看的面容此時不禁讓人失神。

白銀昴先是失神,然後漾起殺傷力不輸她強大的微笑。

然後趁她呆住時吻上她的唇。

「...偷...襲...。」白羽奮力的擠出破碎的抗議。

白銀昴放開她,看見她臉紅的像著火般不禁笑了起來:「先說好,是妳勾引我的。」

「什麼啊昴昴!」白羽整隻犬炸毛。

「噗哈哈哈哈——。」

「喂————!啊別騷我癢你這傢伙!!!住手啊哈哈哈哈哈....。」

笑鬧聲讓原本正要敲門的手停住。

看來她已經挺過去了....。

算了,不打擾他們了,免得被閃瞎,就算帶了眼鏡殺傷力還是很大的。

白銀弦之助無奈的嘆口氣,卻又不禁笑起來。

夜,我們有個專情的孩子呢....。

——呵呵,說不定是前世的影響喔...

「....至少他這世是我的兒子....。」

——嘛,也是啦...不過,未來的路很艱辛吶...

「妳看見什麼了嗎?」

——倒過來的死神...

淡淡的藍色虛影與白色翅膀,散在空中....

--------------------------------------------------------------------------------------------

晚上十點半。

白銀昴嘆口氣,直接倒在床上。

剛剛好說歹說外加各種哄勸拐人才把白羽推進浴室,請她『好好』的『用人型自己洗』。

各種感嘆...這誘拐小孩的功夫真是拜她所賜的練到爐火純青....。

累死我了...。

平時都是自己幫『犬型』的她洗.....根本就是幫寵物洗澡吧!!

她為什麼要在其他人面前爆料這種事....還不解釋清楚!

一起洗歸一起洗,但旁人眼光看來怎麼都是兩隻狗在打水仗吧!?

一想到夏實謎樣的目光他的心情就好不起來。

那腐宅情色小說家絕對想成用人型....還不知道會被腦補成怎樣....。

算了不糾結這些了....別跟自己的心臟過不去。

又躺在床上一陣子,白銀昴無聊把玩著自己的長髮,直到他聽見浴室的開門聲。

他原想站起身,卻跌坐在地上。

身體....動不了了.....

強烈的暈眩感晃的他腦袋發昏。

糟了!

「小昴!!」

白羽發現動靜,衝了進來,

「別....過來......。」

白銀昴艱難的擠出這幾個字,劇痛一陣又一陣的傳遍身體的每個角落。

千萬不能讓小羽過來。

白羽哪會照他說的做,手上飛快的畫出繁複的陣法,隨手自空間抽出一張紙式留話給白銀弦之助,變用尾巴護著他進入陣法內。

此時的白銀昴幾乎要暈厥過去,要不是為了不讓白羽擔心才死死撐著,痛苦的呻吟也被自己強破嚥了回去。

眨眼,他們變被傳到一間房間。

白羽放開他,將衣服左邊的領子拉下,右手指甲狠狠的插入自己的左肩,雖然巧妙的避開動脈但鮮血還是飛濺出來,灑在白色的被子上顯得怵目驚心。

她將血流如注的左肩在覆他的嘴邊:「快喝!」

「小....羽.....。」雖然痛不欲生,但他還是堅決的搖頭。

「笨蛋....。」白羽蹙眉,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將指甲狠狠的刺入手心,含著一口血硬是餵給了他。

血的味道就像是一道強烈的刺激,直接壓斷白銀昴苦苦守著的最後一道理智線。

他的眼眸自水藍色轉為桃花紅,空洞的目光就像是一具人偶,不在抗拒白羽強行餵給他的鮮血。

他輕輕撫上她的臉,嘴唇覆在她撕裂的傷口上。

吞嚥聲迴盪在寂靜的房間。

大量鮮血被抽離的暈眩感十分不好受,但白羽還是任著他一點一點吞噬著代表生命的泉源。

一會兒,他抬起頭,紅色的眼眸望著她,伸出舌頭舔了舔手上的血。

淡淡的月光透了進來,替房間點亮一絲絲的溫度。

此時的他散著一種病態的美,

然後,他勾起淺淺的笑,

白羽似乎覺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他咬上她的下頦,沿著白嫩的脖子到手臂,咬出一點一點淺淺的傷口,再將冒出的血珠舔掉。

「小昴...。」

白色的尾巴被黑色的尾巴緊緊纏住,根本無法掙脫。

在這樣下去...連我的“魅惑”都會...

在白羽的意識被本能吞噬前,只聽見他呢喃低語。

——妳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永遠...

--------------------------------------------------------------------------------------------

關於夜說的那句話,我只能給點提示:塔羅牌。

有興趣自己查唄

之後兩妖的發展...呵呵,自己猜吧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

查看其他FANDOM

随机维基